朱芦门户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视频|《暗流》创作谈:贴着当下写并不“讨巧”,我为何依然乐此

视频|《暗流》创作谈:贴着当下写并不“讨巧”,我为何依然乐此

2019-11-02 17:03:03 4927次阅读
[摘要] 是的,《暗涌》讲述时间的流逝,讲述当下这个时代,讲述我们精神的焦虑,也讲述内心不断的迷失和找寻。我也曾被朋友告知,书写当下是不讨巧的。小说时间上着重写近十年的故事,但纵横四十年,之间不断回闪主人公贵林

"时间是一根弦上的箭头,一个无限的空洞,一个恒定的起点和一个恒定的终点."这句话来自文学评论家文悦,也是我第二篇部长级文章《黑暗浪潮》的开篇题词。是的,《暗涌》讲述了时间的流逝,讲述了当前的时代,讲述了我们精神的焦虑,也讲述了我们心中不断的失落和寻找。

我们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时间像风一样飞逝,悄悄流逝。这个时代是电子化、科技化的,痴迷于资本和大数据。互联网产品全面影响了我们的生活,渗透到了每个地方。只有当主题真正写好了,才变得难以写。无数的采访,大量的数据搜索,个人的城市经验,寻找专家来审查细节是否写得准确和到位,也邀请朋友从头到尾通读审查——这是一部非常费力的小说。一次又一次受阻、卡住,一次又一次陷入叙述的泥沼,找不到方向,然后一次又一次地抢救他们的话。

首先要面对的是写现在的困难。我的朋友也告诉我,目前写作并不聪明。目前,它是实时的,缺乏时间来突出值得写的材料。目前的情况既复杂又复杂。我们面临的不是缺乏材料,而是从众多材料中选择最具代表性和最合适的材料。同时,我们活在当下。读者有自己的经验来判断现在和衡量你的作品。一点点不准确会破坏作品的真实性和可信度。我能做的是严谨和现实。从某一天月亮是满月还是残月,到每个城市的花、树和交通路线,我都一一进行了咨询和验证。

除了写现在,我的文章还提到了鲜为人知的越南船民偷渡和马来西亚难民营的历史。周围的许多朋友对这段历史一无所知。我希望小说从历史的框架来看更有力量,而写作因为历史的书写而更有意义。

然后,这是写职场小说的挑战。要写一个好的职业故事,需要戏剧、逆转、曲折和对人性的透彻理解。写工作场所需要很多真实的细节。作者需要用这些层次的细节填满想象中的建筑来创造一个真实的世界。幸运的是,我有许多朋友在科技和金融领域走在创业精神的前列。他们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第一手资料。

小说中写道,从喀布尔到硅谷,到上海、深圳和亚的斯亚贝巴,许多城市都涉及三大洲和两大洋。当你写城市时,你写的是欲望。这座城市与欲望交织在一起。由于渴望,这座城市变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宽。欲望已经进入城市的每一个毛孔和每一粒灰尘。欲望,或者也可以称为梦想,加速了城市的旋转。我试图从不同的角度感受这些城市,试图捕捉细节,感受这些城市的声音和气味,灯光和阴影,起伏和叹息。

对其中的两个城市来说,邵阳和大连更多的是从记忆中写出来的。记忆可能不够准确,但它是最感人的,尤其是当它涉及到家乡和童年的时候。家乡和童年是我心中最温暖最柔软的记忆。轻轻触摸它们,文字就会像水一样流动。带着旧时代的气息,它是你珍贵的话语,因为它是你最真实、最轻盈、最真诚的记忆,它是你家乡的云,它是未来的路,它是你千里之外午夜梦回的地方。

小说的时间集中在近十年的故事上,但40年来,它不断地来回闪现着主人公林贵成长过程中的重要场景和事件。从他与几个人物的接触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成长的痕迹。桂林从农村向城市、从南向北、从东向西迁移的路线图正是我个人经历的。这是一种新颖的写作体验,将成长体验融入这样一幅跨越东西方的起伏画卷中。

无论是关于战争和创伤,职业和企业家精神,城市和欲望,还是家乡和童年,我想做的是通过这些表象探索人们的心灵和人性,并询问生活的真正意义和苦难的意义。除了对命运、自然和神的恐惧,还有什么?所以我写了照亮人们心灵的光和人性的温暖,不能被遗忘的爱,生命的坚韧和彼此的救赎。我不知道这是否是答案,所以我写下了字里行间的困惑和思考。

写作时,我不断埋藏一些线索和小道具,以达到端到端的呼应和迂回效果。例如,在喀布尔买的盘子,新月形状的小瓶,同名的电影院,五美元落在十字路口,窗台透明玻璃里的玫瑰和大葱,象征着爱情和高贵的马蹄莲,还有梨树、桃树、蓝花楹、木兰树、木棉树、扶桑树,它们像锦缎一样遍地开花。我希望那些细心的读者能理解我的意图。

“黑暗汹涌”

湖南第二本书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黑暗汹涌》是命运三部曲的第二部分。第一部《疯狂之流》(Crazy Flow)从女性的角度出发,而《黑暗之流》则从男性的角度书写了这个时代。这两部电影相辅相成,使视角更加完整。前者中的许多人物,如梁九克、假胖子、林婉和易敏,再次出现在《黑暗涌》中,希望这种互文性能给读者带来更多的阅读乐趣和惊喜。第三部《长河》仍在构思中,意在从性别平衡的角度来描述。

小说中许多人的名字都有深刻的含义。《暗涌》中的英雄“林贵”是“零”的谐音。你生活中的女性名字也有着深刻的含义和表现。其他的名字,比如卢敬民(聪明)、张华新(花心)、王八丹(混蛋)等等,你可能会笑。《红楼梦》中的宿命感是我在三部曲中试图表现的。命运总是三部曲的旋律和背景。

最后一卷中华兹华斯先生的名字来源于英国浪漫主义诗人华兹华斯和奈保尔的小说《华兹华斯》(b Wordsworth),真正的诗人华兹华斯先生就写在这部小说里。《黑暗浪潮》中的华兹华斯先生也是一位住在别处的诗人。从某种意义上说,桂林一直住在其他地方。我在第二卷提到库彻,作为对这位文学大师的小小敬意,他也毕业于奥斯汀的德克萨斯大学。有趣的是,库彻也做过程序员。如果你读了库彻的《羞耻》,你会对黑暗浪潮的结束有不同的感觉。

故事的结尾是新茂叔叔对“生活不是方形就是圆形”的憧憬像第五卷中的朝露一样,不是黑色就是黄色”和“不是黑色就是黄色”是一个不确定的结局,或者是一个开放的结局。事实上,生活本来就是不确定的,也许没有终点,也许不止一个终点。这一生的努力最终会归零(钟桂林)或不归零(吴贵临)。答案也在你的心中,在宇宙中永远不会被吹走的风中,在时间深处逐渐到来的暗流中。


推荐
热点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