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芦门户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谁曾想,今天我们要以《送别》为吴贻弓送别

谁曾想,今天我们要以《送别》为吴贻弓送别

2019-11-23 12:01:54 4305次阅读
[摘要] 李叔同的《送别》因为吴贻弓导演的电影《城南旧事》而妇孺皆知。谁曾想,今天,我们也要以《送别》为中国第四代导演吴贻弓送别,妇孺皆哀。早上7时32分,吴贻弓在上海瑞金医院逝世,享年80岁。图说:2019年

照片:新民晚报记者胡晓芒拍摄的吴龚毅数据照片

“长汀阁外,古道旁,草比天还绿……”李叔同的《永别了》因吴龚毅的电影《城南旧事》而广为人知。谁曾想到今天,我们还将把《永别了》作为中国第四代导演吴龚毅的告别,所有的妇孺都会哀悼。上午7点32分,吴龚毅在上海瑞金医院去世,享年80岁。导演是吴龚毅最珍视的身份——他也仰望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前副主席和中国电影协会主席。今年5月,他还写了《上海电影万岁》六个字符。

照片:2019年5月,吴龚毅题写了“上海电影万岁”数据地图

吴龚毅父亲的导师,包括李叔同。这使得吴龚毅本能地选择了《南城旧事》中的告别。多年来,流传在几代人耳中的旋律总是让人想起20世纪20年代萧瑛子闪亮的大眼睛和萧索的北京城...这部在第二届马尼拉国际电影节上获得最佳剧情片、金鹰奖等国内外奖项的优秀作品,是吴龚毅的代表作之一,也是当时街头的热门话题。20世纪80年代的票房相当于80万元。他的另一部杰作《夜雨》也有这样的意境:“为什么你们一起在西窗砍蜡烛,却谈论夜雨”。中国美学追求的意境在吴龚毅的电影中得到充分而现代的表达。他的电影最引人注目的风格是除了他想要的,什么都说。

照片:吴龚毅获新民晚报记者胡晓芒拍摄的上海全国电影节终身成就奖

吴龚毅也是上海电影节的创始人之一。1993年10月,当第一届电影节举行时,世界一流的电影人如索菲亚罗兰、中野良子、张曼玉、张艺谋和巩俐聚集在上海。吴龚毅领导的这次盛会实现了几代中国电影人的梦想。如今,上海国际电影节早已进入全球一流电影节的行列,是上海文化的金招牌。

插图:2017年,吴龚毅为《晚报》写了一篇题词,作者是《新民晚报》记者孙家印。

吴龚毅,1938年12月生于重庆,在爆炸中伤痕累累。吴龚毅名字中的“夷”是一种收藏,“弓”是一种武器。这两个角色的结合体现了老人对“天下太平,剑藏在仓里”的美好祝愿。自1948年以来,吴龚毅定居上海。

吴龚毅是当代中国颇具影响力和声望的电影导演。他在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年度表彰大会上获得“终身成就奖”,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获得“中国电影终身成就奖”。1960年,吴龚毅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同年进入上海电影制片厂。1957年,他导演了他的第一部电影《木匠》。1963年,他担任剧情片《兄妹探宝》的助理导演。1977年,他成为上海电影制片厂的副导演和导演。长期以来,他一直谦虚好学,向他人学习,显示了他的创新才能。

照片:吴龚毅的工作和生活

2012年,吴龚毅在接受中国电影导演协会颁发的“终身成就奖”时发表演讲:“电影万岁!”吴龚毅曾经说过:“有人说我是理想主义者,电影到处都展现理想的色彩。我曾经说过,黄金童年和玫瑰色青年在他们的青年时代是不容易被遗忘的,并且经常在创作过程中表现出来。我们是和共和国一起长大的一代辣妹。20世纪50年代留给我们的理想、信心、人际关系、真诚追求、人生价值取向和浪漫主义永远不会在我们心中消失。”

“亭子外面,沿着古道,草地是绿色和蓝色的。问你什么时候会来,什么时候不会走神。由于天空和地球角落的限制,亲密的朋友分散了。生活很少是快乐的聚会,但分离是唯一的事……”(新民晚报记者吴朱湘光)


快3 pk10投注网 贵州十一选五投注

推荐
热点
最新